灯花依旧
来源:   2017-11-27  责任编辑:小记者赵东紫  www.k618.cn
内容提要:何谓家风?曾国藩曾说:“吾不希望代代富贵,只愿代代有贤才。”这种求贤若渴的风尚,我想也是一种家风吧。

  何谓家风?曾国藩曾说:“吾不希望代代富贵,只愿代代有贤才。”这种求贤若渴的风尚,我想也是一种家风吧。但这世界上每一个家庭都有不同的家风,可他们却有着共同的特点——是对美好未来的寄托并且温暖着一代又一代人。随着现代城市化的发展,网络信息时代的来临,家风似乎被快节奏的生活取代,慢慢的从人们的记忆里淡忘。而我却是少数有幸沐得清风、照得明月的人,可惜岁月曾把它掩埋,很长一段时间它似乎也曾淡出我的记忆,直到去年元宵节,我在尘封中再次深切地感受——家风的温暖。

  去年元宵节,窗外依然年味十足。绚丽的火花映照在我的眼睛里,照亮黑夜。家里也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每年到这个时候我却总感觉少些什么似的,以至于我虽然在这喜悦的气氛中,但内心却又淡淡的忧伤。“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吧”,我心想。不一会儿父母的晚饭就做好了,便让我把爷爷推过来吃饭。爷爷身体瘫痪无法行动,只能坐在轮椅上。所以我便起身走向爷爷的房间。刚进到门里我就看见爷爷坐在轮椅上,寂寞的望着窗外。父母也同时跟着我来请爷爷,我轻声叫了几声“爷爷”,但老人并没有回应我。我轻轻地走到老人的身旁,静静的候在一旁。我略微低头,才看到,窗外的一切并没有让老人搞到一丝一毫的喜悦。灿烂的烟花映照在他的瞳孔里却显得十分暗淡。爷爷是如此的黯然神伤,让我原本内心的忧伤越发沉重。我抬头同爷爷一起看着那灰色的烟花,看它随风飘落的点点星辉。渐渐地它变得遥远、模糊,在它落幕的夜色里,我似乎看到曾经的记。画面里,年幼的我跟随者爷爷高大的身影背后在做些什么,父母也在身旁陪伴着我们。突然,我内心的某种直觉告诉我,“它”能让爷爷变得开心。

  我悄悄地在父亲耳边低语几句,看到父亲点头微笑,于是我立刻起身,顺着曾经的记忆,找到一些彩纸。将他们剪裁成一条一条的,并把几个叠在一起拧成花的形状。放在盆后里倒上油,搅拌好。走到门外用火柴将它点燃,将这一小团花火放到地上。然后又隔了一段距离,把另一小团花火放在地上。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像小路一般绵延到街外,延伸到远方。天空的烟花依然灿烂,只是地上泛起了点点星光。

  等我将所有的都完成后,我立刻跑回去,与父母一起将穿戴齐整的爷爷抚上轮椅,小心地从家里推出来。当小路上那点点星光将爷爷的眼眸照亮时,我看到他笑了,脸上充满了久违的喜悦。而我仍等候在一旁,为爷爷遮挡着烟花的光。当我再次感受爷爷脸上的喜悦时,他内心的忧伤仿佛顿然全无,重新感受到了幸福。直到这时我才恍惚明白,令我内心忧伤,让爷爷黯然神伤的究竟是什么。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想起,爷爷做的其实是沿袭元宵节里的一项地方习俗——散灯花。然而自爷爷病倒后,家里就没人做了,而我也自然忘记了。直到现在、直到此刻我才真正知道,那团驱散我内心的忧伤的其实就是灯花。

  霎时,我又忽然想到——散灯花,它所蕴含真正的含义,难道不是希望家庭和谐与家人团结的风尚吗?它虽只是我们一家人在元宵节团聚的活动,但它所燃烧的不也正是老人对家庭和谐的希望、不也正是联系尊重长辈和关爱晚辈的纽带吗?我曾经在爷爷的带领下见证了它的光芒,如今我又用它温暖着爷爷;难道这不也是继承古老传统和朴素祝愿的载体吗?将家里一年中的晦气顺着灯花消散出去,希望来年能平平安安——虽说它只是过去人们的习俗,但它所代表的也正是我家的温暖家风,今天我再次感受,更会将它小心珍藏。

北京市第二十七中学:周峤

指导老师:上官卫红

【本文责辑:小记者赵东紫】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