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jpg
关于统计的名言
来源: 未来网  2015-07-07  责任编辑:张茜子  www.k618.cn
内容提要:至于统计,如果没有坚强的组织,尤其是——这一点在最初的章程中曾专门指出——如果没有总的领导,这项工作是无法完成的。

  至于统计,如果没有坚强的组织,尤其是——这一点在最初的章程中曾专门指出——如果没有总的领导,这项工作是无法完成的。  马克思:《所谓国际内部的分裂》《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第44页。

  一般的社会统计,特别是经济统计,最近二三十年来作出了巨大的成绩。有许多问题,而且是涉及到现代国家的经济制度和这种制度的发展的最根本的问题,过去是根据一般的估计和大致的材料加以解决的,现在如果不根据某一个一定的纲要收集并经统计专家综合的关于某一国家全国情况的浩繁材料,就无法加以比较认真地研究。尤其是争论最多的农业经济问题,更加要求根据精确的和大量的材料作出回答,况且在欧美各国所有农户进行定期调查,已经愈来愈成为一种惯例。  列宁:《现代农业的资本主义制度》(1910年)《列宁全集》第一版,第16卷,第420页。

  由于分类的方法不同,同一个材料竟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如果根据土地面积来判断农户规模,结论是随着农户规模的扩大,农业的集约程度在下降;如果根据农户产值来判断农户规模,结论是随着农户规模的扩大,农业的集约程度在提高……。对于这个特别重要的方面,现时的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注意得最不够。  列宁:《关于农业中资本主义发展规律的新材料》(1915年),《列宁全集》第1版,第22卷,第57―60页。

  任何建设工作,任何国家工作,任何计划工作,没有正确的计算是不可想象的。而没有统计,计算是不可想象的。  斯大林:《俄共(布)第十三次代表大会》(1924年5月23―31日)《斯大林全集》第6卷,第189页。

  计算和监督,――这就是把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调整好”,使它能正常地运转所必需的主要条件。  列宁:《国家与革命》《列宁选集》第3卷,第258页。

  当然,在形式上,叙述方法必须与研究方法不同。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这点一旦做到,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象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1873年1月24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217页。

【本文责辑:张茜子】